王牌飞行员被志愿军击毙美军竟然合伙编了一堆谎言

王牌飞行员被志愿军击毙美军竟然合伙编了一堆谎言

1952年2月10日,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就连美国人在编造谎言的时候也没有否认这一点,因为那一天确实不是很精彩。但就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一件让朝鲜的美国军队哀嚎连连,以致于这件事发生后,在整个美国国内掀起了一场反战的浪潮,这一天,美国空军最自豪、最值得骄傲的一名双料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少校在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空战中被一架米格-15战斗机击落,随飞机一起摔死在朝鲜战场上。

戴维斯少校的妻子听到自己的丈夫死亡的消息,愤怒地对美国空军提出抗议,她和其他25个朝鲜战场上美军战俘的妻子,一起聚集到国会门前请愿,甚至堵住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办公室的大门,指责杜鲁门总统“本来就不应该把戴维斯派到朝鲜战场”,严重的是,美国军方还没有兑现定期轮换的诺言,将自己的丈夫延期留在了朝鲜,最终导致戴维斯机毁人亡,她引述了丈夫写给她的信: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容易。我们损失了这么多飞机、这么多的人。她们高呼着,要求美国政府归还她们的丈夫,由此,反战情绪由参战军人的眷属圈子中开始向整个美国社会蔓延……

George. Davis 乔治·戴维斯是美国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F–86佩刀式战斗机少校飞行员,而且是唯一赢得国会荣誉勋章的F–86佩刀式战斗机飞行员。

乔治·戴维斯生于得克萨斯州的拉伯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是美国在太平洋战区第348战斗机大队的一名P-47战斗机的王牌飞行员。他有着飞行3000多小时的经历,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德军飞机50余架,被称为“双料王牌”,美国空军将击落5架飞机的飞行员称为“王牌飞行员”,这一标准被世界空军所公认。名扬美国的空军飞行员戴维斯,被美国新闻传媒炒得火爆,视为“空中的职业杀手”、“美国空军的骄傲”,甚至被有些报纸捧为“民族英雄”。

1951年8月,美空军因为战斗机不断地被击落,认为是苏联米格-15战斗机性能超强,开始将新式战斗机F–86佩刀投入朝鲜战场,并特意以轮换方式派遣一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牌飞行员到朝鲜作战以增强空战力量。

戴维斯少校作为美军王牌飞行员,高手中的高手,也来到了朝鲜战场。据美军资料称,戴维斯作为第348战斗机中队的指挥官,迅速成为朝鲜空战的顶尖高手,1951年11月27日,他击落两架米格战斗机,三天后,他和其他30架F -86负责拦截敌方的轰炸机编队,戴维斯击落3 架图-2式活塞轰炸机和1架米格-15战斗机,12月8日,他在两次出动中,每次都独中两元,一共击落了4架米格战斗机,半年时间中,击落中国军队飞机14架,成为朝鲜战场上的“成绩最高的喷气机王牌驾驶员”,成为美军在朝鲜空战中的第一位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

1952年2月10日,戴维斯少校在执行他的第59次战斗执勤任务时,率领一个战斗小队8架F -86战斗机,在靠近鸭绿江的空中巡逻,以掩护正在执行轰炸任务的战斗轰炸机群时,发现了因侦察掉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张积慧和单志玉驾驶的两架米格-15战斗机。

戴维斯少校迅速率领8架战斗机气势汹汹地向张积慧和单志玉直窜下来,由于戴维斯立功急切,不顾其他飞机的掩护,带着僚机凶猛地直扑张积慧。在张积慧、单志玉协调一致的右转上升躲避开戴维斯,由于戴维斯偷袭心切,速度过大,冷不防扑了空,一下便冲了过去,张积慧、单志玉左扣下滑,顺势咬住戴维斯的长机。戴维斯见势不妙,拼命摆脱,先是急脱动作,后又向太阳方向摆脱,动作之急使他的僚机也掉了队。但是,张积慧、单志玉的飞机却始终紧追不放,步步逼近。在紧追到600米距离时,迅速将戴维斯的长机再次套进瞄准具光环,第2次开炮(第一次未打中),三炮齐发,将其击中,戴维斯和他驾驶的这架美国当年最新式的F-86型战斗截击机,一头栽到朝鲜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

而击落戴维斯战机的张积慧被随后赶到的5架美军战机包围,在击落其中一架后,不幸被击中,跳伞逃生,他的僚机单志玉的飞机也同时被击中,因飞机离地面太近,来不及跳伞,英勇牺牲。

空战结束后,当时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将军听说击落两架美军飞机,自己也损失了两架飞机,气得大发雷霆,认为这不是胜利,要大大的检讨。不料,当接到志愿军地面部队传来的消息,说从美机残骸中找到一枚驾驶员的不锈钢证章,上面刻着: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后,刘震司令员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连说值得,我们要庆功,一定要庆功!

2月12日,美空军也收到准确的消息,戴维斯少校的同僚和他的上司一片嚎啕……戴维斯的长期搭档曾为能给美国的空中英雄当僚机而荣幸而自豪,在知道这件事时连声地哀叹:“唉,戴维斯少校竟是毁于一支新军手中,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太不可思议了!”

戴维斯少校的死亡,让这次空战的政治影响迅速扩大。1952年2月13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维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尤其对我们的飞行员带来一次巨大的冲击”。美国的许多报纸、电台和电视台都对此作了高规格的报道,《》称这次事件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由于击落戴维斯这个王牌飞行员的张积慧,是一个飞行时间仅200小时的空战菜鸟,让美军大丢其脸,为了挽回颜面,平息国内反战浪潮风波,美国政府伙同美军竟然开始了一场编造谎言的行动,试图将这场很丢脸的一次空战,变成一次英雄的故事。

朝鲜战场上的“联合国军”司令马修·邦克·李奇微和美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对记者描述,1952年2月10日,1戴维斯在执行他的第59次战斗执勤任务时,发现了12架米格飞机,戴维斯和他的僚机立即向他们发起攻击。戴维斯击落了两架米格,但在他们超越敌人的编队时,戴维斯减慢速度射击另一架米格并使之起火燃烧。显然,这给了尾随在他后方的米格以射击的机会,戴维斯的佩刀式飞机至少被两发米格飞机的37毫米机炮炮弹击中,他的佩刀失去控制,撞向一个山坡,戴维斯未能弹射跳伞。

此次战斗中,他在非常不利的情况下,敢于地勇猛地对12架敌机发起攻击,因为他的攻击,成功地保护了执行轰炸任务的战斗轰炸机群,他的英勇事迹获得美国人民的敬仰,美国杜鲁门总统为此颁发美最高荣誉勋章给戴维斯少校,并同时晋升他为中校,以表彰戴维斯少校彰显了他在超越自己的职责之外,将突出的英勇和无畏凌驾于个人生命之上的英雄行为。

李奇微将军的谎言还因此载入《美国空军史》,“一名“佩刀”式飞机驾驶员死后获得了追授的荣誉勋章。乔治·A·戴维斯少校是朝鲜战争中的第五位王牌飞行员,总共击落敌飞机14架,大多是一次击落两、三架。截至1952年2月10日,他已累计击落12架敌机,成了战绩领先的王牌飞行员。那一天,他勇敢地攻击准备袭击一批F-84战斗轰炸机的12架米格飞机的编队,击落了两架敌机,但在攻击第三架敌机时,第四架敌机自后面攻击他,打得他机毁人亡。”

当时和戴维斯一起在清川江上空活动的另一架F-86飞行员道格拉斯·伊凡斯(Douglas Evans)后来回忆,他清楚地记得从无线电里听到戴维斯的声音说:“Look here,Baker Two。”(看这里,2个)这种呼叫是当时美军飞行员习惯的呼叫,通常是长机即将攻击敌机,或者已经击落了敌机,提醒僚机注意看一下来确认战果时的呼叫。不久后就听到利特菲尔德的声音:“Look out Backer Lead! Oh! No!”(长机小心!哦!不!)。然而,这个谎言从中美双方的史料就可以看出,当天戴维斯阵亡,在无线电频道里听到张积慧与之交战,其他部队没有交战记录。

戴维斯少校的僚机威廉·W·利特菲尔德(William W. Littlefield)中尉,继续编织着谎言,以配合美国政府和美军隐瞒事实:“当天,我和戴维斯发现鸭绿江以西出现飞机航迹的时候,就离开大编队前去侦察。在38000英尺高度巡航时发现下方有10架米格-15,航向东南。戴维斯和我从敌编队后上方发起攻击。其中戴维斯在打掉2架米格-15战斗机后,瞄准第3架时,未发现后面一架米格-15瞄准了自己,且忽视了我的警告,最终被击落,在向左翻滚之后坠毁在一个小山头上。而我自己也在跟随戴维斯的时候,遭到了几架米格-15的攻击,最终逃脱返回基地。”

实际上,后来在志愿军的调查中,当天升空的志愿军飞机为34架米格-15歼击机,以第10团的16架飞机为攻击队,第12团的18架飞机为掩护队,由第10团团长阮济舟率领,成“品”字型飞往战区,且未发现敌机,除张积慧、单志玉损失2架飞机外,其他飞机顺利返回,且飞机弹药未损失一发。

《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也一起编造了谎言,“戴维斯少校带领3架F-86佩刀战斗机,执行纵深巡逻任务时,与12架米格-15飞机展开空战,戴维斯少校击落两架敌机,完全破坏了敌人的队形,但是,米格飞机击毁了他的飞机。因为他的攻击,成功地保护了执行轰炸任务的战斗轰炸机群,戴维斯死后受到追赠荣誉勋章并晋升为中校。”

这些谎言经过美国人的大肆宣传,使一次简单的空战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很多包括中国的那些只相信美国人不相信自己人的公知们,开始一起参与编织谎言,推波助澜,以配合美国的宣传。

虽然美国人为了平息国内愤怒以及朝鲜战场上美国大兵的恐惧感,编织很多的谎言,但是许多正义的中国人还是从中发现了美国人在编织谎言的过程中,除了以上原因,还有更惊人的内幕。

美国人拉里.戴维斯著的《朝鲜战争时期的第四战斗机大队》的《王牌之殁》原文中摘录的利特菲尔德回忆的这段原话:“普林斯顿上校(Col.Preston)前往我们所在空域试图和我们会合,但是没能成功,很快戴维斯少校的飞机坠毁在一座小山的北坡,我再次呼叫普林斯顿上校(Col.Preston ),告诉他我的位置并且问他是否看到了飞机的浓烟和火光,他回答我他并未看到。”

实际上,在一片白雪皑皑地面的映衬下,几十公里范围内,都可以看到坠毁的那个巨大烟柱,何况相距仅仅12.5公里的可以在空中俯视的普林斯顿上校,为什么就看不见呢?唯一的可能,是根本没有,只不过利特菲尔德撒谎了。

为什么利特菲尔德这样配合美军撒谎呢?因为从事件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利特菲尔德作为僚机,竟然撇开了长机戴维斯独自逃跑了,所以才顺利地返回基地。而他的另外几个战机虽然击落了张积慧、单志玉的战斗机,却因为损失了长机,不敢说真话,配合美军将功劳让给了戴维斯。

在美国方面开始编织谎言,大肆吹嘘戴维斯的战绩的时候,苏联方面也开始了搅混,一个叫认为是米哈伊尔·A·阿维林(Mikhail A. Averin)的苏联空军军官,认为是自己击落了戴维斯。据苏军副中队长П.В.Минервина回忆:“我们在云下飞到SUPKHUN,突然云中出现一对佩刀,在没看到上方的第二营机群的情况下冲去攻打第一营在没看到上方的第二营机群的情况下冲去攻打第一营。我马上带领我的六架机冲下去咬住佩刀,在800米上开始对佩刀长机开火。突然我看到弹壳就在我上方飞过,一抬头看到在上方是我的副政委阿维林中尉也在对佩刀开火。他的射击更准些,击落了它。从佩刀的腹部落下碎片,它很快掉下去落在地上,而僚机逃跑了。两天后从外国消息得知乔治·戴维斯战死了,就是阿维林干的。”其实,但这个说法很容易被否定,因为当天苏联空军参加的空战是在戴维斯坠机地点以北的另一个位置。

空战结束后,志愿军第149师的士兵赶到坠机地点附近,发现了飞机残骸中的尸体,并从飞机的狗牌上,确认了戴维斯的身份。

这次战斗不仅在军事上取得胜利,在政治上也产生巨大影响,同志也为此感到振奋。1952年2月14日,在亲自召见萧劲光等海军领导人。这一天,显得非常高兴,他从打掉戴维斯这件事谈开来,从政治谈到军事,从现在谈到未来,最后进入了正题:“劲光同志,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我准备把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鼓励志愿军空军去争取更大的胜利,这也算是论功行赏嘛!”言毕大笑。

张积慧作为一名仅有少数喷气式飞机驾驶经验的志愿军飞行员,在战斗中击败了美国的头号王牌,因此受到表彰,荣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战争结束后,张积慧前往苏联军事学院深造,回国后一直都有出色的表现,从一个空军大队长慢慢成为团长、1960年担任空军副师长、1964年成为师长、1969年,张积慧更上一层楼,被任命为著名的空一军副军长,并在第二年成为军长。1973年,张积慧被任命为空军副司令员,享受大军区副职待遇。1980年,张积慧离开部队系统,担任了一家工厂的副厂长,1983年,他转业回到老家,担任了烟台市副市长的职务。1990年,张积慧离职退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