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第二章21

《大院》第二章21

刘汉基的女儿刘玉今年26岁,大学毕业后,放弃刘汉基给他安排的进入公务员系统的机会,自己创业,在省城里开了一家叫“休闲时光”的咖啡馆和一家高档的西餐厅。生意很好,现在每年的盈利有几百万。当然启动资金都是刘汉基给的。他也想通过女儿的生意,把自己那些来历不明的钱漂白一下。

现在不少当官的都是这样干的,自己利用权力捞了几百万、几千万的非法收入,不敢存银行,因为实名制,你在自己的名下存那么多的钱,不是等于明明白白地告诉有关部门你是个大贪官吗!放在家里吧,虽然有保险柜,但是害怕小偷偷。有的官员家里被小偷偷了,根本不敢报警,因为他们的保险柜里动辄放了几十万、几百万的现金,还有金银细软,你的合法收入有多少?哪里来的这么多现金?!警察一问就露陷了。

前几年,在龙江市下面的金山县,县交通局长家被小偷偷了,小偷开着汽车,把他们家的两个保险柜从家里抬走了。局长回到家里,发现家里被盗了,思前想后,感到非常害怕,安排家里人千万不能报警,因为一报警,自己的事情就暴露了,钱不仅要不回来,自己还会锒铛入狱。

他家里人就没有报警,心想吃个哑巴亏算了。谁知过了一个多月,县公安局破获了一个大案件,抓获了一个盗窃团伙,团伙人员交代,他们曾经盗窃了县交通局长家,偷了两个保险柜,撬开后发现里面放了350万的现金,还有金项链、金砖、名贵手表,总共价值约430多万元。

公安局的领导感到事情重大,连忙向县委汇报。县委书记也感到事情瞒不住了,只好逐级上报,汇报到市委领导那。这个时候新闻媒体已经介入了,小道消息漫天飞,于是纪检部门就介入了,通过查证后,金山县交通局长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交司法机关,后来被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15年的有期徒刑。

刘汉基弄来的钱,现在绝大部分都交给女儿刘玉,让刘玉在省城里买商铺、买商品房。这样万一自己出了事情,可以说钱都是闺女刘玉做生意赚来的。现在刘玉的名下有房子十六套,商铺1000多平方米。所有的房产加起来,估计最少价值6千多万人民币。

刘汉基和韩蓉长期两地分居,逐渐感情也淡化了,韩蓉也老了,女人嘛,五十二了,典型的半老徐娘,腰也粗了,皮肤也松弛了,逐渐进入了更年期,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和刘汉基吵架。

韩蓉是大小姐出身,他父亲韩光宇曾经担任过江城市市长、西江省副省长,退休之前,做过一任的省人大副主任。

刘汉基和韩蓉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这个老岳父的关照下步步高升,从江城市城中区区委办公室的秘书,到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城北区区长,区委书记。等韩光宇当副省长的时候,帮他疏通关系,找了当时的省委书记谢青松,把他提拔到省国土厅当副厅长、党组副书记。过了三年,省国土厅的厅长下派,到了下面当市委书记,空出来个厅长的位子,刘汉基就顺理成章接了厅长、党组书记的宝座。当时他才44岁,是省里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之一了。

因为自己的乌纱帽都是靠老岳父的荫庇才得到的,长期以来刘汉基就有怕老婆的传统,在家里韩蓉说一不二,而且动不动就训斥刘汉基说:“你这个厅长,都是我爸爸给你要的,没有他老人家,你算什么?!就是一个小办事员。你看我们那些同学,现在还有不少当科长的,你要不是娶了我,也是小科长一个,你信不信?!”

刘汉基没法和她争辩,他父母都是中学老师,一辈子连个科长都没有当上,要不是娶了韩蓉,他真说不定现在还是个小科长,甚至连小科长都当不上,和他父母一样,还是一个教书先生。

交流到龙江市当市长后,有时候忙起来几个月不回省城,夫妻间的感情也就逐渐淡薄了。再说了,他身边现在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向他讨好献媚,排着队等着他玩弄的有几十个,他看上谁了,随便安抚几句,那些女人就会乖乖地投怀送抱的。

刘汉基刚到龙江市工作的时候,为了他的生活方便,就长期住在龙江宾馆的一套总统套房里。吃住都有专门的人员伺候着,具体负责他的生活起居的,是龙江宾馆的副总经理于飞燕。

于飞燕三十六岁,算是一个性感的,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两个眼睛顾盼生辉,她早年是龙江宾馆的服务员出身,因为长相漂亮,引起了众多男人的注意。先是被宾馆的老总看上,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又是送钱,又是送车,最后给她在龙江市买了一套商品房,终于获得了她的首肯,送上自己的玉体,让老总玩弄了几年。

老总提拔她做了餐饮部的经理。在这里,她接触了许多更高级别的官员,当时的龙江市市委书记乔阳看上了她,一来二去,她就成了乔阳的情人。宾馆的老总看市委书记乔阳横刀夺爱,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他的乌纱帽也在乔阳手里攥着呢,他要是闹了,只能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他选择忍气吞声。好在乔阳没有亏待他,很快就把他任命为龙江市城中区的区长,有职有权,不用再为一个女人和市委书记过不去了。

乔阳后来把于飞燕直接提拔为龙江宾馆的副总经理,也是副处级。又过了两年,乔阳在一次到山区视察的时候出了车祸,他乘坐的越野车翻下了几十米深的山沟,虽然没有死,但是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已经没办法履行市委书记的职务了,提前病退。

这样,于飞燕就重新找了男朋友,双方接触了几个月,很快就结婚了。男方是在江左县开矿的老板,身家也有一个多亿,开的车都是几百万一辆的。那人在龙江宾馆吃饭的时候,早就留意于飞燕的美貌了。虽然男人离过婚,和前妻有孩子,但是,由于有钱,出手阔绰,于飞燕觉得嫁给他也是值得的。

谁知道结婚后一年多,男人的本来面目就暴露了,在外面吃喝嫖赌抽,简直可以说是五毒俱全。于飞燕是个心气高的女人,从来都是男人宠她爱她,争相巴结她,现在倒好,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和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双飞双宿,而自己才三十出头,就只能可怜兮兮地独守空房,于飞燕于是就动了和男人离婚的念头。

他男人也很痛快,给了于飞燕几百万就把她打发了。双方婚前有协定的,财产已经做过公正。

她一开始对刘汉基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工作上的关系,她负责刘汉基的生活起居,要时不时地亲自到刘汉基房间里嘘寒问暖。

刘汉基由于在省城里长期受老婆韩蓉的欺压,对其他漂亮的女人,天然地有一种好奇感。随着和于飞燕的接触,他觉得,这个漂亮、性感的女人很符合自己的胃口。于是就旁敲侧击,对于飞燕进行了试探。等得到于飞燕单身的消息后,他心花怒放,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一天晚上,于飞燕又一次来到刘汉基的房间,问刘汉基:“市长,这一段对饭菜还满意吗?”

刘汉基这个时候色迷迷地看着于飞燕说:“小于,我有一个要求,你要是不同意就算我没有说,千万别生气好不好?”

刘汉基顺势把手放在她腰里,一把把她揽到怀里说:“小于,我喜欢你,你真漂亮,说实话,我还没有和我老婆以外的女人做过爱,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很好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次。”

于飞燕脸立马红了,假装推辞说:“市长,这样不好,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我对你都是像对待长辈一样尊敬的。”

刘汉基看她没有拒绝,于是就抱得更紧了,说:“小于,跟着我吧,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和我老婆感情不好,等我几年,我说不定就和她离婚了,到时候我娶你,我们俩好好过。”

好久没有男人抱,于飞燕又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女人,男人搂着她,说着肉麻的话,手上刺激着她,她很快就晕乎乎了。

刘汉基一旦尝到了偷情的滋味,就像吸毒一样一发而不可收。现在的社会大环境也是这个样子的,大街上美容美发店、桑拿按摩店到处都是,穿着暴露的衣服,堂而皇之地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向路过的男人们不住地卖弄自己的风骚。普通的打工仔、甚至开摩的拉客的,都隔三差五到路边的美容美发店嫖一次娼。有钱人为了安全,经常光顾那些星级酒店的桑拿按摩中心、洗浴中心。那里面,基本上都提供。一个电话,就可以到你的房间里提供各种。现在的中国是真正的“特色”社会,黄赌毒泛滥。普通老百姓既然可以嫖娼,那官员们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嫖宿高级了,大家都是男人,需求都一样吗。

此后的几年,刘汉基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开始疯狂地玩弄女性,凡是他看上的女人,他就千方百计地搞到手。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市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市直机关的女干部,做生意的女老板,高级酒店的,他玩弄女人,不分场合,不分档次,只要有需要,就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有一年到北京出差,他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晚上寂寞难耐,就打了酒店桑拿中心的电话,说是需要一个漂亮的女性到房间按摩。双方谈好价钱,在房间里提供一次全套服务,收取人民币一千八百元。

过了五分钟,一个打扮妖艳、长相风骚的女人,按响了他房间的门铃。这是刘汉基在北京第一次嫖娼,他感到心里很紧张,生怕这个时候有公安冲进来。

他拉开门,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走进来,关上门,冲他笑了笑,说:“先生您好!你看我您满意吗?”

刘汉基看了看她,个子中等,胖瘦适中,脸上的皮肤雪白,大大的眼睛,穿着蓝色的职业套裙,像是空姐的服装,身材火爆,长相自然是没什么说的。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妈咪就介绍过,说在他们这里上班的小姐都是千里挑一的,五星级酒店吗,价位高,自然物有所值。

女孩子一笑,说:“那好,我们一起洗澡吧,洗干净,我按照程序,慢慢给你服务。”

过来几分钟,他们房间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了,从外面迅速冲进来几个人,手中拿着枪,对着他喊:“不许动,手放在脑后,趴下!趴下!”

刘汉基完全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傻了,一时间没有了反应。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自己被黑社会盯上了,还是正好碰上了公安机关打击卖淫嫖娼。

拍完照,为首的一个男人冲刘汉基和光着身子的姑娘说:“穿上衣服,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拘留一个星期。”

刘汉基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说:“兄弟们,千万不能拘留我,我到北京是准备开会的,我公安部、中央政法委都有朋友,要不我打个电话,你们核实一下。”

那几个民警一听,好吗,逮住了一个大鱼,看来此人来头不小吗!于是就问他:“你是干什么的?”

刘汉基看再不把情况说清楚,他真有可能被当成一般的嫖客,到派出所被拘留一个星期,那样事情就闹大了,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只好拿出工作证、身份证,解释说:“我是西江省龙江市的市长,到北京有事情,夜晚一时糊涂,叫了一个小服务。我知道错了,我认罚。”

派出所的那几个民警本来是想弄几个零花钱,现在一看,逮住的这位来头不小,是个正厅级的市长。现在的社会,大家都知道,官官相护,虽然是地方上的市长,但是谁也不保准,人家在京城里是有一定的人脉的。要是人家真的认识公安部、中央政法委的领导,认真起来,那就麻烦了。派出所现在抓卖淫嫖娼,谁都知道,是想弄钱的。本来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桑拿洗浴中心,长年累月都有提供,这是谁都知道的秘密。只是到了年底,管辖的派出所想搞点创收,给民警们发年终奖,只好没事找事,到酒店里抓卖淫嫖娼的。其实他们就是敲诈客人,花钱消灾。客人只要交钱,他们就放人,你该干嘛干嘛去。他们还真是怕碰到有关系有后台的,把他们做的事情捅出去。

于是那几个民警见好就收,说:“好吧,看在你态度比较好的份上,就罚款吧。那姑娘我们也不带走了,但是,你要交两个人的罚款。”

民警放开刘汉基,刘汉基从床头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捆一百元的钞票,递给为首的民警说:“兄弟,这是一万块,你数数。”

民警接过去,迅速地数了一遍,正好是一万。于是放进口袋里,说:“好吧,你休息吧,谁的电话也不能打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要不然,我们还回头拘留你。”

送走了民警,刘汉基惊魂未定,对穿好衣服的女孩子说:“你也赶快走吧,谁知道你们这里也不安全!”

女孩子说:“我也不懂为什么,原来这里挺安全的,我在这里干两年多了,从来没有碰上这样的事情。”

女孩子说:“一码归一码。我上过钟了,回去老板要分成呢!你要是不给钱,我回去没办法向老板交待啊!再说了,你是大市长,干这个不给钱,我说出去,对你不好啊!”

刘汉基想了想,也是,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只好掏钱吧,于是就又掏出一沓钱,数了一千八百元给她说:“好了,这是你的小费,我倒霉透顶了,玩了一下,就损失一万多。”

姑娘接过钱,说了声:“谢谢大哥,我的服务你还满意吧。欢迎你下次还来找我,记住我的号码——48号。”

送走了小姐,刘汉基心里说:“,不在自己的地盘上,玩弄个都这么吓人。看起来出来玩,还是玩自己的小情人好,那样安全多了。想玩,就在龙江市玩,那里是自己的地盘,谁也不敢造次!用不着这样提心吊胆的。”

早上六点半,省纪委的工作人员早早地就来到了刘汉基的住处门口。他们六个人,有的把守楼梯,有的站在走廊的两边,严阵以待,等待着刘汉基开门。

林彤是龙江市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主持龙江市电视台的著名节目《龙江新闻》。林彤今年二十七岁,大学毕业五年多了,在外省一所本科院校里学的是播音主持。老家是龙江市金山县的,通过熟人的关系,毕业后参加了龙江市电视台的招聘,当上了播音主持。由于她长相漂亮,播音的时候字正腔圆,很快就在龙江市成了知名人物。

刘汉基到龙江市当市长的时候,很快就留意上这个漂亮的女主持人。市委、市政府开大型会议的时候,总能在主席台上,看到林彤采访市长刘汉基的镜头。龙江市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有时候也要担负记者的任务,经常到第一线采访的。

刘汉基到基层视察的时候,都是点名要林彤陪同。一次到江左县视察,在当地的一家三星级大酒店里,晚上十点多,住在豪华套间的刘汉基蠢蠢欲动,他早就想拿下这个林彤了,今天晚上就是个机会。他就打了林彤的电话,说:“小林啊,到我房间里来一趟,我和你谈一谈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